你的位置:主頁 > 胎教知識 > 殯葬師懷孕個同事笑稱其胎教音樂是哀樂【】

殯葬師懷孕個同事笑稱其胎教音樂是哀樂【】

發布: 2016-09-12 04:44 | 來源:網絡轉載 | 作者:admin | 查看:

歡迎光臨中法育兒網,今天給大家帶來的文章是:殯葬師懷孕個同事笑稱其胎教音樂是哀樂【】,是有關胎教知識的相關信息,希望通過閱讀這篇文章,您能夠有所收獲,那就是對我們中法育兒網的全體工作人員最大的肯定和鼓勵,以下是完整【殯葬師懷孕個同事笑稱其胎教音樂是哀樂【】】原文:

王媛媛:因為好奇心,踏入了這行

“我不害怕,就是心疼,是什么讓這些人走得那么痛苦。”

關于Ta:王媛媛,江蘇徐州人,今歲,同樣就職于余杭第殯儀館,現在是名入殮師。

聯系上王媛媛時,她滿面笑容,斂去了平時的臉嚴肅。“不是上班,可以輕松點。”

完全是因為好奇心,她才踏入了這行。在老家,因為地域風俗,未出嫁的孩子是不能進出殯儀館的,所以家里老人過世,王媛媛總是不能送親人最后程。

“那里,到底是個什么樣子?”這樣的好奇心,直保持到高考填志愿前夕。她己見,填報了湖南長沙民政職業技術學院殯葬專業。無奈的父母只能寄希望于她轉專業。

可能天生要強,不管是在大學還是在單位,她直表現得臨危不懼,獨當面,“絕對不能輸給男同事。”

面對每具需要幫助的尸體,王媛媛都會表現得異常認真。“我不會害怕,就是覺得心疼,是什么讓這些人走得那么痛苦,面目全非。”有次,名老大爺因為車禍過世,頭和身體完全分開,條腿也壓斷了。為了留給家屬具完整的遺體,王媛媛和同事整整工作了近個小時才完成,不亞于臺復雜的手術。

有時,她看著自己的雙手,給死者清洗、縫、化妝,回家后還要用同雙手抱歲的兒子、做飯,連她自己都會覺得不可思議。

“在家里,我從來不談工作。”王媛媛笑著說,做這份工作,其實會有很大的心理負擔,但只要調節得好,其實完全可以做到公私分明。“感謝我的丈夫,感謝我的公婆。”

說起婚姻,她臉幸福,丈夫是個生意人,也不介意她的工作。

堅強的子,值得人愛。

金莉:接過爸爸的班,撐起媽媽的天

“個個面如土灰的逝者,經過爸爸番整理后,變得很安詳。”

關于Ta:金莉,杭州人,出生,現在杭州市殯儀館擔任全程引導員。笑起來,跟個孩子樣。

金莉童的回憶,都和殯儀館有關。因為,她的父親是名入殮師。金莉從小在殯儀館宿舍里長大,幢樓里,全是殯儀館職工家屬。那里的小孩,經常跟著父母去殯儀館上班,對于悲痛的親屬、凄涼的哭聲,早已習慣。

她說,父親有雙妙手。“個個面如土灰的逝者,經過父親番整理后,變得跟睡著樣,很安詳。我覺得他的工作很神圣。”

,父親生病去世,孩的天塌了,可是,金莉沒有被擊垮。

原本學習計算機專業的她,自己跑去殯儀館的領導辦公室,毛遂自薦:“我要在這里工作。”

就這樣,她這個“殯代”成為了館里最輕的引導員。媽媽是位家庭主婦,沒有工作,小小紀的金莉代替父親,撐起了媽媽的天。

這份工作,需要的不僅僅是勇氣,還有細心和耐心。怎樣與逝者家屬溝通,安撫他們痛失親人的悲傷;怎樣策劃殯儀程序,讓整個流程順利……都不是簡單的事情。小時隨時待命的狀態,讓輕的孩失去了很多自己的,不能購物,不能出遠門。

可是,家屬的句“謝謝”,讓金莉覺得再苦再累也值得。半來,她已經服務了多個逝者家庭,都得到了認可。“我的秘訣就是,像大媽樣,和家屬不停地嘮嗑。”金莉露出壞壞的笑。

她們的世界,充滿陽光

第次走進殯儀館,采訪線工作人員,說實話,不免俗地還是害怕了。

但是見到這些勇敢的姑娘們,我很是,害怕的情緒漸漸消失了。其實她們和普通人樣,只是堅守著份特殊的職業。下班后的她們也喜歡逛街、看電影,也同樣需要有人愛有人疼。

采訪中,殯葬師們提到最多的詞就是“理解”。“干這行,很多人不理解,但其實,我們也是普通人,希望得到其他人的關注和理解。”

她們有自己的成就感,這種成就感其他人無法體會甚至無法想象。送逝者走完最后程,對于她們來說有時候不僅僅是種責任,更是種。她們所能做的是讓生者少面對些死亡的,多感受些親人的安慰。

她們的世界,充滿陽光。

HN疫情上海撲殺禽鳥明星派對川官員PS照美國關島部署反導朝鮮礦泉水青島墓地限購令廣州房價暴漲%板藍根萬能神藥闖紅燈拘天烈士陵園豬圈歲副縣長奧巴馬退薪%紅豆局長Facebook手機炎龍傳說2度沖擊炎龍傳說2炎龍傳說2二度沖擊




推薦產品

懷孕手冊

育兒寶典

營養攻略

早期教育

浙江十一选五前三直遗一定